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公司新闻

【挖机平板车】开年年第一家车企出局 造车新势力们还能坚持多久?

新闻导读:开年年第一家车企出局 造车新势力们还能坚持多久?
本文章发表于:随州市亿达专用汽车贸易有限公司 作者:挖机平板运输车 发布时间:2020-03-24

最近造车新势力之一的绿驰汽车被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收购60%股权,企业类型也从(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法人独资)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其他有限责任公司。去年绿驰汽车还在宣布与长安铃木达成产能合作,如今就不得不卖身出局。不禁令人感慨——造车新势力们或将进入更残酷的淘汰赛

绿驰被收购,加上最近博郡、前途等车企的“欠薪”事件,不由得让我们回想起2018年时纷纷亮相,踌躇满志的新势力企业们。如今他们又有什么样的现状?

我们不难发现,市场上比较知名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中有的经营情况良好,有的则力不从心,风雨飘摇,乃至落寞离场。接下来就让我们为您盘点一下,正在面临巨大压力和已经离场的后十家企业,看看他们在生产经营活动中面临着哪些问题。

首先我们来看一看已经基本出局的3家企业,分别是绿驰、与国能。他们或被收购、或已基本停产,无力回天。

1.绿驰汽车

此次事件的主角绿驰汽车曾经在2018年日内瓦车展亮相了旗下的超级电动跑车“金星”(后更名为“天王星”),并推出了首款量产车SUV(代号绿驰M500),并在2019年上半年就完成了该车的冬季测试。年中,绿驰汽车更是与长安汽车签订合约,表示将用长安铃木的工厂来生产旗下新车。

但峰回路转,绿驰汽车计划上市的SUV还没上市,公司却爆出资金链断裂,被迫“卖身”河南国投的消息。而值得一提的是,绿驰汽车自出道以来就没有过融资信息。想来公司没有吸纳到资本支持,也是“被迫离场”的原因之一吧。河南国投能否给这家企业带来新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2.知豆汽车

知豆汽车的经历可谓九转十八弯,这家企业还曾达成了先出口欧洲,后返回中国市场销售的“壮举”。根据乘联会数据统计,知豆在2017年以4.25万辆的销量位列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第4名。借着独特的市场环境与补贴政策的东风,“威震天”知豆风头一时无两。

但好景不长,知豆虽然在2017年市场表现优异,但随着补贴的退坡与对动力电池要求的提升,知豆逐渐掉队。2019年,知豆产销量相比2017年跌幅接近100%。且公司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并多次被法院冻结股权。如今知豆还没有宣布破产或委身,但这家曾经一时辉煌的企业距离“退场”也并不远了。

3.国能汽车

国能汽车旗下NEVS收购了老牌瑞典汽车企业萨博汽车,公司也对此次收购寄予了厚望。 2012年收购萨博、2014年推出第一版版电动原型车,国能可以说是造车新势力中的先行者之一,但直到 2017年6月,公司才在亚洲CES展上正式发布了9-3系列概念量产车。原型车到概念量产车用了4年,从概念车到量产的新四年之约还没到,企业经营就出现问题了。最终国能在2019年被恒大收购,这家企业也就此成为了历史。

三家车企有的是经营不善,有的是实力不足,最终都落寞离场。可这三家企业的出局并不是结束,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厮杀会愈发残酷。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如今造车新势力中虽然还在生产经营,但正面临危机的另外七家企业吧。

1.奇点汽车

奇点是一家“神奇的企业”,这家企业在2014年建立,2017年推出了首款量产车iS6(参数|图片)。此后,每年中国车展奇点都会带着他的iS6来和大家见面。其联合创始人沈海寅也每次都表示新车将很快上市。可神奇的是,迄今为止,奇点汽车没有量产任何一款产品,融资却已经进行了8轮。8轮融资大概融到了170亿元,这些钱被用于何处我们也无处查证。就这样,奇点继续“神奇”地存在于车圈里。最近,该公司又注册申请了测温计的生产业务。不推出自己的产品,一次又一次的跳票,却把心思往测温计等副业上动。奇点这家企业的经营情况如何暂且不论,单说信誉可是很难给出高分了。

2.赛麟汽车

赛麟曾经是美国的一家改装厂,后来变成了超跑品牌,再后来经营不善被一位华人收购,并带到了中国。过去的赛麟有着过硬的实力,可以与法拉利品牌一较高下。

3.博郡汽车

博郡是一家低调的企业,这与其创始人黄希鸣的低调性格关系密切。虽然这家企业成立的时间并不晚(2016年),但市场上很少有这家企业的新闻、热点事件。最近这家低调的企业却频频爆出发不出工资、员工自行缴纳社保等问题。

搜狐汽车在向黄希鸣本人求证时,并没有得到回应。或许博郡的经营状况真的出了问题。虽然公司收购一汽夏利,并将其更名为天津博郡,但2020年1月14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1月13日,博郡汽车已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虽然公告也称其他注资资金正在审批流程中,但与收购协议预计的10亿元还有较大差距。这家公司的资金链似乎正在面临巨大的挑战。

4.艾康尼克

2014年出生的艾康尼克,成立之初就带着不少光环——意大利都灵工作室、麦格纳斯太尔和微软都是其合作伙伴。公司推出的首款MPV产品艾康尼克7系还号称注入了跑车元素。与此同时,艾康尼克还推出了超跑、无人驾驶概念车等产品。

但这款高端纯电MPV自2017年亮相后却一直没能实现量产。2019年7月公司收购美亚汽车股权以获得生产资质,并表示将在2019年上市艾康尼克7系、在2020年发布搭载L5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产品。当然上次融资还是在2017年的艾康尼克并没有在2019年上市旗下首款新车,至于今年发布的L5级别自动驾驶产品,更是一点水花还没掀起来。这家企业究竟还能撑多久,让人十分好奇。

5.法拉第未来(FF)

贾跃亭与他的FF的故事可以说是横跨汽车圈、金融圈乃至街头巷尾的一段“传奇”。曾经的乐视帝国在进军造车领域这个无底洞后再也无力支撑。而贾跃亭也被法院判决为老赖,远走美国,留下了“明天就回国”的段子。他一手创立的FF也历经波折,虽然有数千项专利(2017年FF拥有专利数超4000项),但却难以实现旗下产品FF91的量产。

在资金链崩溃的边缘,贾跃亭选择了个人破产重组,并吸引来了毕福康担任CEO。他的一系列行动或许能给已经深陷泥淖、不得不卖总部来筹措资金的FF带来新的机会。

6.前途汽车

前途汽车是造车新势力中的“另类”,它推出的首款产品是一款超跑电动车——售价68.68万元的前途K50。提起前途,就不得不提到他的“妈妈”,母公司长城华冠。这家以汽车设计起步的公司,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交易,当年长城华冠的营收为5699万元,净利润2175万元。虽然长城华冠在业界较为知名,但其营收还是很难负担得起一家电动汽车企业的发展。

于是前途汽车依靠母公司在新三板的融资、定向增发等手段走上了征途。但令人遗憾的是,长城华冠在2018年年底完成了最后一次定向增发后就在2019年3月退市。前途汽车的产品也再无新的动静,旗下跑车前途K50上市至今也仅卖出156台。公司内部更是爆出欠薪、使用员工个人信息为公司贷款等消息。

7.云度汽车

云度汽车是福建省的一家新能源汽车企业。最初这家企业在市场上有着不错的表现,陆续推出两款A0级SUV(虽然有换皮的嫌疑)。但此后除了升级续航,就再也没有在新车领域推出新的产品。

2019年云度汽车总计卖出产品不到3000辆。这家企业虽然每个月都还有百十台的销量表现,但是在产品规划、品牌推广等方面,云度却给人一种“弃疗”之感。

[ · 蔚来、威马、小鹏等也没有所谓头部企业的舒适 ]

虽然蔚来、威马、小鹏再加上哪吒汽车在销量上把其他新势力对手远远甩在身后,但他们却没有位列前茅的舒适,甚至没机会去骄傲。因为这几家企业的销量在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中,仍然很小的一部分。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新能源汽车批发量为106万台,而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冠军蔚来汽车2019年的交付量也仅有2万台,占比不到2%。这意味着造车新势力所拥有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仍是“九牛一毛”。

虽然生产经营正常,但这几家公司也并非一帆风顺。蔚来在2019年净亏损114亿元、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日前离职、威马则爆出公司没有给员工发放年终奖的相关消息。无论是头部还是尾部企业,这些创业者都在面对着巨大的压力。

总结:看起来部分新势力车企因为疫情而举步维艰,但在这背后是他们自身“素质”的不达标。在盘点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处于较大逆境中的企业都有着较为明显的弱点,诸如知豆的技术、前途的母公司资本、赛麟的营销等等。疫情会加重企业资金链的压力,但也能让部分企业显出原形。这边新势力压力巨大,那边传统车企里的力帆、华泰、众泰、猎豹四兄弟等汽车更是惨不忍睹。如果您想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入车友群获得一手资讯。

随州市亿达专用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专业生产各种运梁车运梁炮平板车挖机平板车平板运输车,解放平板运输车校车幼儿园校车舞台车流动舞台车教练车客车教练车自卸车等专用汽车,公司热销平板车,挖机平板车平板运输车拖车,挖机运输车,解放平板运输车,单桥平板运输车,后八轮平板运输车,前四后八平板运输车,品种齐全,同时也提供同时自带底盘改装业务,公司所有产品省去中间环节,厂家直销,最大让利于广大用户,欢迎新老用户朋友们前来咨询平板运输车价格,订购热线:13872862966胡经理,产品的详细资料及图片请直接登陆公司网址:www.szmr9.com查询!